2009年新年我自己一個人重新踏上金門的土地,我望著熟悉到陌生的金城車站這麼多年...........!

 

心中沒有多餘的時間多做回憶之下回到昔日的營區,我看著人事已非的又多已消失的建築,心中滿是記憶

 

的愁悵,見著了X區油庫的寢室"大門"中山室"以即使終沒因為是不同單位把你我兄弟緣份決隔的迷彩牆。

 

我想起許多往事~退伍之後就為糊飽肚子始終沒連絡!啊祥~真對不住!

 

好佳在~回家之後我左翻右尋之下重新找到了啊祥的電話連絡上了。十二月二十三日啊祥還特別找了曾

 

經服役於金剛四級廠的王大哥,我們在308高地龍船山莊吃飯閒談到不亦樂乎!

 

 

 

 

 

 

 

這是八十四年中秋節夜拍攝~!後指部查線班三人組~當時由料排"查線班"與我們是一起搭伙!我們烤肉

 

或是加菜他們也跟著我們吃甚麼。

 


 

IyYIqDEvf2OOccAWVD0rWg

 

 

穿著白內衣夾肉的是油料排郭上尉排長!

 

我沒有忘記~我們連上因為油料士業務交接不及,導致後來連上汽油柴油不足,我們潘連長見我與他們

 

私交不錯便找我跟郭排討一車汽油的事,還有因為柴油庫存不足勤務排弟兄利用半夜去油庫機房偷柴油,

 

那事連長還買了一粒大西瓜去像郭排長道歉,勤務排駕駛兵被叫去籃球場罰站好幾天。

 


 

_5UK5C5Cta2uFygvKZJlNQ

 

 

家住三重的柯下士~是個長相俊俏的帥哥!

 

 

oPDr4Lv9dvT5E_y7X5kCIg

我與啊祥!

 

新上任的遲營長不清楚一個營區內住紮著不同單位的弟兄,某天下午我站營部大門衛兵,油料中心悍

 

馬車急駛出營部大門,正巧被新營長看見搞不清楚的營長認為我們衛兵怎可以讓其他單位的車輛如此大方

 

的放行,並要求衛兵開槍示警的荒唐事件~我因此被叫到營部司令台全副武裝罰站,而後~我又放金防部

 

憲兵連指揮車進入營區~下哨後還與憲兵啊寬嘻皮笑臉在二級廠談天,營長一度以為憲兵是要來捉人的,

 

讓他嚇到~不久後林兜連士官長在山外喝酒鬧事被憲兵捉回金防部,還是這群憲兵好友在還沒被"上面"知

 

道情況下,由我們保修排資深學長押車去"保送"士官長回來的荒唐事件~

 

啊祥說!我退伍後沒多久郭排也退伍,營長在營區待久了居然也知道在甚麼時候去討汽油最洽當,有回

 

看見海龍弟兄在做油料補給作業,當知機不可失~趕緊叫駕駛兵搬了兩桶汽油桶要ㄠ油!

 

太誇張了~中校跟上兵A汽油!!!

 

dInteKGmSCdagzb3AQ4oKA

 

 

 

我與查線班同梯弟兄,那時同梯的他在山外把了一個金門妹還論及婚嫁!

 

看著這些照片想著這些往事~很可惜在金門各營區均裁兵好還地於民的情況下許多建築物都被拆除,

 

去年回去油料排的寢室"圍牆"庫房"都已拆光,我很後悔那一次回去沒為這些營舍拍攝最後一面的照片,

 

儘管它已是無人居住雜草四處~但總覺得沒為它記錄最後一頁,也沒讓啊祥看到!好像又是生命中的殘缺。

 


 

 

PNqexih7U_ZAVqsRvAo_0Q 

 

從本排履保士部落格當中偷A了一張照片,當時台海危機所有戰車武器彈藥都裝滿!哈~這照片A的真值

 

得。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凡 的頭像
啊凡

啊凡的新鋪子

啊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