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母親是個澎湖人,民國四十七年也就是823砲戰當時僅有十七八歲便認識在馬公港當油料兵的父


親,自幼記憶之中好像兩三歲有回澎湖一次爾後就是小學二年級國中畢業時以及最近的九十五年暑假有回


去過,由於路途遙遠交通費不便宜絕大部分的親戚都住台灣所以很少回外婆家。


然而母親回澎湖的希望並不是在於探視娘家景物,而是能夠找回自出生之後不曾見到的生父生母,原


來我們這群兒女未曾注意到母親的姓氏與高雄舅舅的姓氏不同,她姓"史"而我舅舅姓"許"原來她是別人家


的"養女"說實在話便是從前人口中的"童養媳"!!!


以前重男輕女的時代~認養"童養媳"便是希望能夠為家中招來男丁,我的許姓外公與外婆結婚之後一直


等了很久,終於生下兩個男生與兩個女生~然而這種"童養媳"真的會招來男丁嗎?以現代人這樣的做法絕對


是很好笑的事,這不禁讓我想起電視中的劇情~一個七八歲小女孩說是要訂婚結果對象卻是一隻大公雞


,還有一個很真實的童養媳故事那就是蔣介石與毛福梅!!!大家都知道吧?


上頭那張照片就是湖西許家村~也就是養父母居住的地方,左上角那一株沒有任何樹葉的的樹木就是我


許姓外公生前經常乘涼的地方,他老人家在七十三年因不堪疾病折磨選擇"服藥結束生命",那時我在上課


時接到老師通知我母親與父親急忙到澎湖,知道老人家以此方式結束生命時,我與讀小六的姊姊心情是沉


重的,怎麼去年暑假他還高興的煮著魚湯抱者我們這些外孫眼下隔不到一年卻收到老師通知這件事,無法


送外公最後一程也是隨著我人生逐漸懂事之後遺憾的一件事之一,金門當兵退伍之後舅舅把外婆接到高雄


定居至外婆去世我始終未曾回過~直到九十五年暑假。


說來~人世間的生老病死與悲歡離合往往是剎那之間,八十四年我還在金門當兵時接到姊姊的來信,信


中提到母親找到親生的父母親家住澎湖何處我的心是隨著母親高興的,在姊的陪伴之下找到居住於馬公烏


崁的親生舅舅以及那時還在市場做生意的舅媽!


信中特別提到~烏崁的外公與外婆老早去世多年,目前居住在馬公的也只有舅舅與舅媽還有附近啊


姨,我並不清楚我母親有多少同手足親兄妹好像有三個男生一個女生,只知道連大舅二舅也都去世了。


直到九十五年暑假回去三天方知,我還有一個大啊姨自己一個人居住在烏崁咾咕石的老房子當中,當


我問了我媽啊姨的兒子女兒知道妳認識妳嗎?還有姨丈是否也去世了?她給我的答案是"你姨丈與啊姨婚後


僅生一個女兒,姨丈很年輕時就因為討海捕魚漁船發生意外而命喪大海~天啊!是真的嗎?


由於澎湖人說閩南話的口音與台灣口音音調上有些不同,當我與啊姨談話中我聽不太出來她講甚麼,


只聽到她說我長得很像是外公年輕的樣子~而親生的外公外婆也僅在照片看過一次。


歲月的無情九十五年他們的八十多歲的身體算是硬朗,最近幾年舅媽與啊姨都中風癱坐在輪椅上了,


我一直跟我媽講應該抽空回澎湖探望探望他們,即便是舅舅重聽也不常在澎湖更應該要撥個電話問候,我


母親經我這番話,前後思量的結果居然是我選擇利用過年時回去馬公探視舅舅,只是在這趟澎湖探親行


程也不是很順利。之前只到烏崁一次對那裏只有模糊的印象再外加電話的改變以及平常少有聯絡,也不知


表哥在過年時將他們接到台灣過年初四下午才回烏崁,於是差點"找不到"~


說來在"找不到"的過程~老天爺算是眷顧我!首先我們初三一早來到馬公水源路租借到機車後,我一直


摸不著頭緒的到烏崁~只是改變太大了,路邊一棟又一棟的新房屋老早遮蔽了過去的小街小巷,握著手中


要包給他們的紅包我開始打電話回家"求救"~電話打到烏崁沒人接聽???奇怪!不是說有請菲傭在澎湖照顧


嗎?怎無人接電話?糊塗的媽媽居然把他們在台北的電話也弄丟,只好招呼友人帶他們去跨海大橋,直到又


找到表哥的手機才得知帶去台北過年初四下午才會回去烏崁~原來是我媽一直以為他們會在澎湖過年而


沒事前通知~!差點見不到面,也正好機車出租店老闆娘的弟弟居然是我表哥的國中同學,詢問之下那


位開著計程車的大哥也說烏崁姓"史XX"他知道~把握住最後登機前的兩小時我終於找到他們!


差點~又成為沒見面的遺憾,也把母親交代的紅包送出去,只可惜大啊姨因為中風也被表姐接到台灣


過年去沒能再見到,我認為在人生有限的生命之年能夠掌握住那一份親情那才是真的,因為我們不知到下


一刻會變的怎樣,特別是這樣多年我見到我舅媽她雖然中風年紀以高卻依然記的我,那更應該要把握!!!


 




這是許家村的海邊~兒時回澎湖最愛外公與外婆帶著我們這群外孫,載著斗笠拿著竹籃與鈀子到海邊


挖牡蠣花蚵~對於第一次有人教我們到海邊除了戲水之外還有就是找"海鮮"~再大的太陽也不怕!


前方那些建築物就是馬公市了。我小時候走到海邊最遠的地方便是照片中的小島,那座島大約是金門的建


功嶼那麼大而已如果退潮就不能過去了,我記得我去那座島捉了好幾隻螃蟹卻被他臭罵,她怕我不知道潮


汐時間玩到不知回去。





也不知道甚麼時候許家村這美麗的沙灘何時修建了這條堤防,美麗可以挖"海鮮撿貝類"的海邊再度遠


離了我的童年記憶說。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凡 的頭像
啊凡

啊凡的新鋪子

啊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