時間是民國八十四年約三~四月我在金門戰車群當兵時發生的事。


 


八十四年的三~四月雖然是春天但在金門依舊是些許寒意,有天晚上我是站八點到十點的營部大門衛


 


兵,我心中正在得意的竊笑~這班哨兵安排的真是棒極了________!!


 


因為~正好閃過晚點名!!!


 


從前當兵時的部隊學長學弟制是十分重,只要是晚點前名免不了又是伏地挺身"拍額跳"仰臥起坐"~


 


老兵總是一雙死魚眼瞪著看也要看著你做完一次又一次的體能,因此能站到此班晚上八點~十點"或下


 


午三點~五點"四點~六點"清晨五點~到七點的哨兵是最高興的事;


 


這些時段可以閃過清晨以及下午五千公尺跑步~


 


記的當時與我在營部大門站哨的衛兵是我們一位保修排1683梯次的學長名叫"劉X輝"是排組的焊工。


 


那時候1683梯次的兵已經破百~不到三個月就退伍的"紅軍黑軍級"上等兵!!!


 


我們兩個他站主紹我是副哨,他一副閒然提著步槍左肩靠在崗哨牆壁,我站副哨面對斜對面是戰情


 


室營部籃球場司令台,兩相無語他一邊閉著眼睛一邊打著瞌睡又埋怨著下完哨又是晚點名。


 


時間飛快似的到快達九點多~營區外頭的環島南路夏興到成功加油站的險降坡傳來一陣劇烈的煞車聲!


 


碰~驚嚇具大的車輛撞擊聲音把我們兩個無言的人拉緊了神經。


 


學長"應該是車禍,要趕快回報給戰情室派人到外面瞧瞧~!?


 


~只見他右手遞給我步槍及子彈;你站過來主哨,趕快跟戰情室執班人員報告我先去外頭看看。


 


只見他飛也似的戴著鋼盔子開了手電筒~快步而去!我回報之後~在戰情室執勤的士官也狂奔向外而去。


 


不到五分鐘~學長氣喘吁吁回來跑到戰情事要打電話叫救護車,回到崗哨拿回部槍子彈後他說是一輛堅達


 


三噸半貨車與十噸半大貨車在險降坡轉彎處對撞,他說完後戰情官與副營長雙雙出現詢問處置狀況,不一


 


功夫,花崗石醫院的救護車嗡嗡嗡的聲音趕來,此時下一班哨兵安官也帶來準備接哨!戰情官與副營長也


 


快步到外面去了解狀況。


 


金湖派出所的警車也緊接著來消防車也來,我在安官的指示接下改站主哨,只見副營長也氣喘吁吁跑


 


來哨所,打電話給正在晚點名的"潘X輝"連長~說!快派五噸吊車以及焊工,三噸半的駕駛腳被夾在駕駛座


 


雖然有救護車有醫護人員但是光靠消防車上的油壓剪一時之間也無法將扭曲的車頭破壞救出人!!


 


不到幾分"吊車坤"開著吊車~後面跟著旱馬車陳X年載著CO2剛下哨的焊工學長以及我同梯李X南到達


 


大門接上副營長直奔事故現場。


 


當所有人的注目焦點都關注在車禍現場,不ㄧ會兒十點多輪到我下哨,但是那一夥人還在幫忙處理事


 


故,直到十一點多他們才回來休息洗個手臉喝個由華芳小吃部叫來的飲料,此時我也未闔眼~坐在床頭擦


 


大頭皮鞋!


 


因為~明天是"放假日"!!!我心裡想著~上星期是我留守營區明兒不會再留守!?


 


我得意的擦著皮鞋打量著明天去哪?誰知道值星排長醫官漫步的走來寢室跟我說~


 


你明天留守,我排你一分鐘待命班你是消防組!天啊~


 


緊接著醫官有走去我學長吊車坤以及我同梯面前說副營長指示你們三個特別放提早假;吃晚早餐後直


 


接找輔導長拿假單放假去。


 


噢!!!聽了醫官的話晴天霹靂~明天沒放假不打緊最渡爛的是還排我去跳一分鐘待命班,而且還是消防組


 


我嘆了一口氣~想到明天我要一手拿著滅火器一手拿著沙包背著步槍綁著防毒面具全副武裝在籃球場待命


 


偶爾~那些狗官給你下個裝況讓你處置,甚麼油庫失火爆民襲擊營區可疑人物入侵敵機臨空再來跳個鎮暴


 


操~吹著哨子喊著"殺嘿"殺嘿殺"~我就"昏倒!!


 


正當我垂頭喪氣的收好皮鞋時;學長劉X輝說"剛才我在切割三噸半車頭後,我好像看見一名長髮女子


 


子坐路旁看著我們~還流著眼淚!!!


 


我同梯的李X南吊車坤~說有嗎?


 


劉X輝說~難道你們都沒感覺到當時有一點"陰涼"的特別感覺?我直覺那真的是一名年輕女子我還起了


 


許多雞皮疙瘩!!!


 


由於~已經是半夜醫官也要求我們早早去睡以免營部派人來清查床鋪人數那不太好!會害值星官難看。


 


大夥~敵不過瞌睡蟲紛紛睡覺去,都把那位學長說的事當作耳邊風聽了就算,反正他快退伍了!


 



拿出~今年去金門的一張照片,此路事環島南路夏興段位於成功加油站那處轉彎處。


 


退伍歷經十七年頭此路早已整修變的寬大~而成功加油站老早已關門歇業,而我站著拍照的此處路口


 


是通往A區油庫的路口。就在紫色花路旁就是我學長說的看見女鬼的地方。


 


 


然而事件經歷了那麼多年,原本不以為意的我老早已把此事幾乎往光,直到去年我在一處退伍軍友網


 


站看見討論區一篇留言,而留言者是一位八十二年服役的"金東師"退伍弟兄~


 


他說;民國八十二年某月一輛金東師某單位的油罐車由一位油料士官押車要到A區油庫做油料補給,在


 


此路口準備左轉時,沒注意到後方有一位妙齡長髮女子年約二十七八歲,騎著ㄧ輛兜風五十機車緊跟在油


 


灌車正後方,可能是駕駛兵開方向燈比較慢開,那名女子以及極快的速度一頭朝著油罐車後方撞上,撞上


 


後他的頭血流如注當場昏迷,那名駕駛兵在車上感到撞擊後與押車士官下車查看,駕駛兵嚇到整個人呆住


 


不知如何,士官雖然沉著在現場打算隨便攔一部車好救女子,當時路過的計乘車以及其他車輛卻沒一部車


 


願意停下來伸出援手,雖有成功加油站人員報案但是救護車不知為何來晚或者是血流過多,女子送到花崗


 


石醫院急救卻也無力乏天。


 


最後在那處網站留言的弟兄還說;死者是沙美鎮人,發生事故後軍方安排葬禮派出該單位一些弟兄準


 


備旱馬車以及弟兄來為她守靈~葬禮的當天家屬一直憤憤不平的不願意將靈柩搬上車上,甚至家屬一度哭


 


昏~在當時剛軍方剛解除戰備戒嚴金防部軍方是大損傷,而事後檢討會上也有提及若當時意外發生時若能


 


夠回報任何營區讓一些軍方派出車輛救治也不致如此,而當時依此路段最近的是我們營區我們單位車多


 


人人多,因此我們部隊也倒楣的被掃到颱風尾,被認為大門衛兵沒警覺性。


 


我想怪不得~當時副營長他們那麼積極在車禍發生時那麼在意。


 


我在這網站討論區上看到這篇留言還一度起了一陣雞皮疙瘩,仔細想起了這件事件過程。


 


最後~依我推算學長說的以及我在某網路上看見的留言!也很有可能~劉X輝也是胡亂說。


 


原因為何?推算1683梯次的兵到達金門服役是八十二年的下半年,他有可能是從那幾梯次的老兵聽到這


 


件事~而我們1699梯次的兵到金門以是八十三年四月中~有可能在那些老兵口耳相傳的狀況下傳到他的耳


 


裡,最後在他退伍的前夕正好發生這件車禍,因此他故意提出來嚇唬我們這些學弟???


 


不知諸位看官~妳們認為如何解釋這件怪異事件!!!


 


原本我想要上網重新把這位弟兄的版留言找出來貼給大家看,但是我已經找不到那留言板!


 


~最後!!晚安哩~希望大家今夜好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啊凡 的頭像
啊凡

啊凡的新鋪子

啊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